“你替我好好活着。” _炒肉丝网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x3zUs'></kbd><address id='RJKRZ'><style id='eOlN5'></style></address><button id='BDCcj'></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你替我好好活着。”

          点击:60875
            

            4月4日,清明节, 下半旗,默哀三分钟,防空警报鸣,我们以国之名,共悼抗疫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他们,值得最庄重而肃穆的祭奠。记住他们的名字与样子,记住他们热气腾腾活过,也请记住他们的临终之言

            ↓↓↓

            “等疫情过去,

            一定要去见定居湖北的姐姐。”

            宋英杰

            湖南省衡山县东湖镇马迹卫生院药师2月2日晚值班时,宋英杰说,

            等疫情过去,

            一定要去见定居湖北的姐姐。

            因为疫情,他很担心姐姐,

            也常喜欢逗逗视频那头的小外甥。

            次日凌晨,

            带着未实现的心愿,

            “甚至还没来得及享受的人生”,

            连日过度劳累的他沉沉睡去……

            28岁的他,是怎样一位青年呢?

            马迹卫生院的院长说,

            之前和宋英杰一批来的本科生,

            嫌卫生院条件差、待遇低,

            地方也比较偏,大多走了,

            只有他从县城坐公共汽车来上班,

            一待就是4年。

            “病人哪里等得及呢?”

            徐辉 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很晚了,徐辉还在打电话跟同事协商

            一位病患是否收置到留观病区。

            丈夫劝她早点休息,

            等第二天到单位再说,

            没想到鲜少发脾气的徐辉发火了,

            “病人哪里等得及呢?”

            说完一个人跑到阳台打了很久的电话。

            连续奋战18天,

            积劳成疾的她倒在了元宵节前一天。

            吊唁时,有位中年男子泪眼婆娑,

            他说当年如果不是徐大夫,

            他的儿子活不下来。

            “徐大夫不一定记得我,

            我却一辈子忘不了她!”

            “要我去照顾你吗?”

            “不要!”

            刘智明

            武汉武昌医院院长他曾三天三夜不眠不休,

            协调完成收治500个确诊病人的任务。

            在自己确诊住进病房后,

            仍不停打电话回信息,保障院内工作。

            他说,“我是院长,我丢不下!”

            同为医务工作者的妻子想去陪他,

            刘智明几次回答都是——“不要”。

            没想到,这样的聊天记录

            竟成他们的诀别。

            “万一我不幸走了,

            把两边的父母,还有儿子照顾好。”

            夏思思

            武汉市协和江北医院医生“万一我不幸走了,

            希望你坚强一点,

            把两边的父母照顾好,

            把儿子照顾好。”

            这是29岁的夏思思,

            对丈夫的最后叮嘱。

            在救治患者时,她主动申请留院,

            因此不幸感染。

            更令人动容的是,

            她主动把ICU床位让给其他患者。

            在病床上,还期冀着,

            痊愈后再跟丈夫一起上一线……

            “快回去,把科室的工作安排好……”

            江学庆 武汉中心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医生“隔离病房,你们来干什么,

            上班戴好口罩!”

            “快回去,把科室的工作安排好……”

            在湖北省武汉市中心医院隔离病房外,

            甲状腺乳腺外科的医生和护士

            不会想到,这是科室主任江学庆

            留给他们的最后的话。

            3月1日凌晨5时32分,

            总是护着病人的“60分贝暖医”、

            护着同事的“大树”倒下了。

            工作群中,同事们默默地

            把头像改成蜡烛,

            围绕在江学庆的头像周围。

            “荆州疫情日渐好转,

            很快就能回家啦。”

            王烁 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队员出事的前一天,

            王烁和在广州的家人视频连线,

            开心地说:“荆州疫情日渐好转,

            很快就能回家啦。”

            但,他食言了。3月13日晚,

            走访社区疫情防控工作时,

            王烁被一辆急速行驶的面包车

            从后侧撞倒,不幸因公殉职。

            “你们勤盯着点,

            我吃点药一会儿就回来。”

            何建华 内蒙古兴安盟突泉县公安局育文派出所民警考虑到之前冬运会安保工作繁重,

            今年过年,所里特意安排

            何建华备勤调整,

            可他还是主动请缨到一线。

            同事清楚地记着,

            大年初二那天下午一点多,

            老何说身体太不得劲了,

            “你们勤盯着点,

            我去吃点药一会儿就回来!”

            谁知这一转身,竟成永别。

            “你往后站,让我上!”

            章良志 江苏省沛县公安局五段派出所辅警常与章良志一起出勤的

            队友籍昂含着泪说,

            “每次外出执行任务,危急时刻,

            总是说‘弟弟,你往后站,让我上’。

            就是在这次我们一起值守卡口时,

            他又让我靠后站,

            拦查、检测、消毒全包揽。

            我不忍,就强行替换他,

            他一把把我拽到后面,严肃地说,

            ‘兄弟,你知不知道病毒的厉害’。

            说完,又接着忙起来。”

            2月1日凌晨,籍昂失去了

            只比他大半岁、年仅26岁的哥哥。

            “可惜不能去武汉,

            咱们能做的就是把身后这座城守好。”

            司元羽 江苏徐州公安局交警支队指导员

            防疫检查站设立16天以来,

            司元羽只回过一次家。

            排班时,他说,

            “大家都那么辛苦,夜班就不要排了。

            我反正就一个人,单位和家一个样,

            这里就是我的家,夜班我来值。”

            殉职前,帮助了一位湖北司机,

            司元羽还曾向同事感慨,

            “可惜咱们不能去武汉,

            咱们能做的,

            就是把身后这座城守好。”

            “好,这事我知道了,我来办……”

            艾冬 北京市公安局法制总队信访支队民警

            只在腊月二十九这天,

            陪80多岁老母亲吃了顿团圆饭,

            艾冬又赶回单位。

            倒下那天上午,

            他已经感到明显不适,

            但还是强撑着。

            同事因为一个拿不准的派单任务,

            给他打了电话,他虚弱地回应着,

            “好,这事我知道了,我来办……”

            可这一次,没有等来他的答复。

            他是像舅舅董存瑞一样,

            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统计下谁家没有口罩,

            我来想办法……”

            姜娜 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前七号镇党委副书记这次,她联系镇卫生院拿到保障药品,

            准备发给全镇24个卡点。

            “一定保证24小时有人值守”

            “志愿者也要做好防护”

            “统计下谁家没有口罩,

            我来想办法”……

            这是2月4日下午姜娜

            在六号村检查防控卡点时,

            对驻村工作队队员朱聪提的问题。

            她将装有体温计、消毒水、医用手套

            的药箱交给朱聪后,匆匆离开。

            一别,竟是永别,

            乘车赶往下一个卡点的路上,

            姜娜遭遇车祸……

            “我怎么在这儿,

            还要去排防控值班表呢!”

            罗桂梅 湖北省大悟县滨河学校教师那一天,雪下得很密。

            罗桂梅在家里扒拉了几口饭,

            套上雨衣,赶着去小区卡口值守。

            同样在“疫”线忙碌的丈夫心疼地说,

            “这么冷的天,等雪下小点再去吧。”

            “没事,我不去就少了一个人,

            少了一条安全防线。”

            说罢,只留下匆匆的背影。

            接下来的时日,依旧风雪无阻,

            直到2月18日早晨,

            丈夫发现她情况不好,赶紧拨打120。

            到医院时,她还轻声念叨着,

            “我怎么在这儿,

            还要去排防控值班表呢!”

            “等把这批物资运过去,

            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许鹏 苏州蓝天救援队队员、机动队队长2月20日晚,

            想把消杀机尽快运到武汉,

            许鹏决定连夜赶路。

            之前为了寻找生产消杀机的零件,

            他与队友吃住都在车上,

            每天只睡几个小时。

            那天下午,一觉睡到五点多,

            队友连着叫了几遍才醒,

            他揉着眼睛说,等把这批物资运过去,

            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21日零点出发,途中一场车祸,

            令他自此长眠……

            “孩子要乖,爸爸去武汉打怪兽!”

            这是许鹏在朋友圈

            发的最后一条消息。

            “我的遗体捐国家”

            “我老婆呢?”

            肖贤友 湖北武汉市民当医生要给肖贤友用

            免疫球蛋白和白蛋白针剂时,

            他拒绝了,吃力地说,

            “把这些珍贵的血制品

            留给更需要的人。”

            2月12日上午,他用颤巍巍的手,

            在白纸上写下歪歪扭扭的字:

            “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病房里,厚厚的护目镜下,

            医护人员再三强忍,也没能止住泪水。

            意识到自己的病情恶化之后,

            捐出遗体是肖贤友的再三请求。

            当天下午,他被转至金银潭医院,

            全力抢救之后,

            我们还是等来了坏消息……

          制图/孟祥龙

            “你替我好好活着。”

            佚名

            湖北武汉市民

            北京援鄂医疗队的李艳医生,

            忘不了那个虐心的场面:

            有位老爷爷得知

            老伴“没能撑过去”后,

            失声痛哭,说自己也不想活了。

            他们一帮医护,跟着泪奔……

            “她走时留下什么话没有?”

            老爷爷给在场的人问住了。

            沉默数秒之后,有人回答,

            “阿姨说她没有撑过来,

            但是让您替她好好活着,

            让您一定要健康出院。”

            临终之言,

            将逝者说给生者听,

            有担当,有牵挂,有嘱托,有希望,

            句句扎心,看着看着,也明白了:中国是如何被他们之中

            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的。

            接过未完事业、未竟之志、未了夙愿,

            我们,“替你们好好活着。”

          【编辑:田博群】
          顶一下
          (71029)
          踩一下
          (29619)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